罕見國務院專題會議釋放什么信號?

  日期:2015/08/31  來源:新浪財經  [字號: ]
[導讀] 不管什么政策,最后都會為“守住不發生區域性系統性風險”的底線服務。舉例來說,如果地方債務壓力真的到了債務危機的地步,那我們一定會看到更大規模的債務置換。如果銀行不良資產真的到了拖垮銀行體系的地步,那么我們一定會看到中國版QE。

    文 / 新浪財經意見領袖(微信公眾號kopleader) 專欄作家 管清友

  不管什么政策,最后都會為“守住不發生區域性系統性風險”的底線服務。舉例來說,如果地方債務壓力真的到了債務危機的地步,那我們一定會看到更大規模的債務置換。如果銀行不良資產真的到了拖垮銀行體系的地步,那么我們一定會看到中國版QE。

 8月28日,李克強總理主持召開國務院專題會,研究國際經濟金融形勢新變化對我國經濟的影響和對策。

 1、以小型“常務會”的規格討論“非常務”的議題(應對國際經濟金融形勢)實屬罕見。一般而言,國務院常務會是國務院系統內最高規格的議事會議,無論什么主題,總理、副總理、國務院委員及各部委的負責人都要出席,總理親自主持。從828會議的文字及圖片報道來看,這次會議由總理親自主持,參會人包括了四位副總理、三名國務委員以及央行[微博]行長周小川、財政部部長樓繼偉、發改委主任徐紹史、證監會[微博]主席肖鋼等部委負責人。

 與國務院常務會相比,只有分管非經濟工作的部分國務委員(公安部的郭聲琨和軍委的常萬全)及部分部委負責人未出席,規格上等同一次小型的國務院常務會。事實上,黨中央或者國務院領導討論經濟形勢并不罕見,比如每年的三次中央政治局會議、例行的國務院常務會、專家座談會等等。但這次會議具體到短期的國際經濟金融形勢,還是非常罕見的,也顯示出近期形勢的突發性和重要性。

 2、對決策者來說,“相機調控”是現在應對政策兩難的主要思路。過去李總理強調的是定向調控,但今年7月李總理又第一次提出了“相機調控”,這次會議上,李總理再次強調“靈活施策”,“更精準的定向調控、相機調控”。相機調控的思路之下,政策雖然越來越透明,但可能越來越難預測。

 簡單一句話,形勢比人強。不管是中國還是全球經濟,都處于結構轉型的十字路口,前方的不確定性太多,誰也無法完全預知。當去年大家在熱議定向降準和PSL的時候,沒有人想到今年會被連續的降準降息刷屏。當年初中央嚴守地方債務紅線的時候,沒有人想到今年的債務置換額度會達到3.2萬億。同樣,現在急于給未來的政策下定論也沒有太大意義。

 如果說非要給政策下一個定論,那我們唯一可以確定的是:不管什么政策,最后都會為“守住不發生區域性系統性風險”的底線服務。舉例來說,如果地方債務壓力真的到了債務危機的地步,那我們一定會看到更大規模的債務置換(不只3.2萬億)。如果銀行不良資產真的到了拖垮銀行體系的地步,那么我們一定會看到中國版QE(央行直接或間接出手剝離壞賬,重復98年的路子)。

 如果經濟下行真的到了大規模失業的地步,那我們一定會看到新的大規模刺激。如果股市暴跌真的到了威脅金融體系尤其是銀行體系的地步(現在的配資風險顯然還不至于此),那我們一定會看到比任何國家力度都大的救市措施。如果人民幣貶值真的到了資本大規模無序外逃(類似98年東南亞的貨幣危機,現在顯然不是)的地步,那我們也一定會看到非常規的資本管制和干預措施。

 短期來看,穩增長仍是主要任務,從本次會議透露的內容來看,下一步穩增長的幾個亮點值得期待。

 (1)PPP專項引導基金。穩增長關鍵在穩投資,穩投資關鍵在穩融資,而PPP就是創新融資方式的風口。8月26日的國務院常務會剛剛提出設立PPP項目引導資金,解決目前社會資本觀望不前的困境。

    (2)調整固定資產投資項目資本金比例。實際上相當于放大投資的杠桿,突破資金瓶頸。2009年4萬億時期,國務院曾下調過資本金比例,下一步可能再次下調,尤其是部分新興產業。

 (3)推動快遞等流通業發展;國務院近日已經發文推進國內貿易流通現代化建設,這是打造全國統一大市場的一部分。(4)推動機械、紡織、輕工、汽車等領域加速折舊。有助于減輕相關企業的稅收負擔,改善現金流;(5)完善研發費用加計扣除、修訂高新技術企業認定管理辦法,實際上也是通過減稅支持企業創新;(6)擴大綠色節能和低碳產品應用。

 3、對投資者而言,不確定性越來越強,可以大膽的下結論,但不要輕易的下賭注。中國經濟正處在從舊穩態向新穩態的過渡階段,經濟和市場的各種變量還沒有找到新的均衡,這個過程中永遠要把防風險放在首要的位置,你可能會因為謹慎少賺錢,但在這個“硝煙彌漫”的年代,比的不是誰賺錢多,而是誰能活到最后。

    一是美聯儲政策再平衡的不確定性。對于政策這種主觀變量,很難做出科學準確的預測,因為連美聯儲自己可能都沒想清楚什么時候加息,更沒想清楚什么時候第二次加息、一次加多少BP。這次美聯儲主席及幾位高層集體缺席杰克遜霍爾會議也顯示出美聯儲當前的矛盾心理:一方面基本面數據看上去不錯,支持加息,但另一方面市場波動加劇,加息的后果讓人擔憂。

    二是實體經濟再平衡的不確定性。一方面,要適應新常態,就不能搞大規模刺激,以免后患,但另一方面要穩住國內經濟,守住系統性的銀行和匯率風險,好像除了搞刺激短期之內并沒有太好的出路。改革看上去很美,但遠水解不了近渴。過去兩年中國經濟依然牢牢站在7的底線之上,但現在隨著我們離這個底限越來越近,穩增長與調結構的兩難也越來越明顯。

 三是人民幣匯率再平衡的不確定性。人民幣匯率在過去幾年一直在升值(實際有效匯率),這是非常態,現在要回歸常態,811的一次性貶值就是開始。人民幣均衡匯率到底在哪?央行說人民幣高估3%,但市場一度貶到5%。市場說人民幣高估10%,但人民幣這幾天甚至還偶有升值。歸根到底,均衡匯率最終是市場買賣出來的,現在誰也說不清楚,也不可能說清楚。而在人民幣這個系統性重要資產尋路的過程中,全球市場可能觸發蝴蝶效應,近期的動蕩就是預演。

 四是A股市場再平衡的不確定性。原本牛市帶動直接融資-帶動新興產業-推動經濟轉型是一個良性循環,既解決了企業融資難融資貴的問題,又解決了居民投資渠道不足的問題,一舉兩得。但現在牛市遭到重創,融資功能受限,很可能形成惡性循環。從習大大7月東北調研開始,中央反復強調實體經濟,也可能意味著對資本市場的認識和定位回歸常態。

 再平衡的過程難免發生失衡,甚至超調,我們應該有所準備。

                                                                                                                                           (本文作者介紹:民生證券研究院院長)

評分:

閱讀排行

郵編:100007  電話:010-64069066 010-64077884  E-mail:bjawe@vip.sina.com 協會微信公眾賬號:ibjawe
地址:北京市豐臺區西三環南路西局南街168號(豐順駕校院內)
版權所有:北京市女企業家協會
Powered by SiteServer C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