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初基建投資淡季快增:是不是又要搞強刺激?

2017-04-10 07:54:23 來源:人民日報

  日期:2017/04/10  來源:  [字號: ]
[導讀]春季是基建工程項目開工的傳統淡季,然而,今年1-2月全國基建投資增速達27.3%,比去年同期加快12.3個百分點。淡季如此快增,有人發出疑問:加碼投資穩增長的老套路是不是又來了?甚至還有人提出:是不是又要搞強刺激了?

投資又要加碼了?

今年9%左右的投資增速合理,會跟GDP增長一樣呈現“L”形略向下傾斜的走勢

《關于2016年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計劃執行情況與2017年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計劃草案的報告》提出,精準擴大有效投資,2017年全社會固定資產投資預期增長9%左右。這個增速,高不高?

“9%左右是比較理性的,其中多數省份還下調了全年固定資產投資增長目標,這與投資拉動作用減弱、消費拉動作用增強的經濟結構優化形勢相契合。”國家統計局中國經濟景氣監測中心副主任潘建成分析,2016年全社會固定資產投資增長7.9%,扣除價格因素實際增長8.6%,從年初情況來判斷,今年固定資產投資價格會結束去年的下降趨勢保持上漲,9%的預期增速扣除價格因素,實際增長可能會低于去年的8.6%。“整體來看,今年的投資增長會跟GDP增長一樣,呈現‘L’形略向下傾斜的走勢。”潘建成說。

雖然年初不少經濟數據初現企穩回暖跡象,但經濟下行壓力仍然不可小覷。

保持合理的固定資產投資增速,有很強的現實必要性。

先看拉動經濟增長的三駕馬車。今年外貿出口增速繼續承壓;消費逐漸挑大梁,但1—2月,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僅增9.5%,11年來首次跌破10%;積極擴大有效投資還是經濟穩中有進的重要支柱。潘建成分析,2017年全國固定資產投資增速如果降到9%之下,那6.5%左右的經濟增長率有可能維持不住。

再看固定資產投資內部。業內專家較為一致地判斷認為,雖然1—2月制造業、房地產和基建三大領域的投資增速全面回升,但樓市調控升級,今年房地產投資增速很可能會回調;制造業投資受去產能政策影響以及民企投資信心需要逐步恢復,增速很難大幅走高;基礎設施投資還將挑大梁。1—2月,“十三五”規劃重大項目和PPP項目加速落地,基礎設施投資占全部投資的比重就達到了20.1%,比去年同期提高2.9個百分點。這也較好解釋了為什么基建投資年初淡季不淡。

保持合理的固定資產投資增速,有很強的現實合理性。

國家發改委投資研究所研究員劉立峰以基礎設施投資為例分析,當前,我國許多基礎設施仍存在總量不足、標準不高、運行管理粗放等問題,依然是經濟社會發展的薄弱環節。當下積極擴大基礎設施有效投資,一舉多得:成本低,可擴大市場有效需求,同時還可緩解鋼鐵、水泥等產業的產能過剩。

劉立峰認為,2017年的投資增長前景并不是太樂觀,月度增長率不排除出現波動下行的局面,對此需要保持定力。“因為隨著制造業投資更多轉向高新技術產業,新興服務業投資比例上升,投資增長的質量和效益會上升。精準有效的投資即使增速稍低一些,也能產生更好的投資效果。”

投資如何更有效?

發揮市場機制決定性作用,著眼補短板、增后勁,精準發力

大水漫灌、拍腦袋決策、大干快上、一哄而上……各種投資“綜合征”廣為詬病。今年的《政府工作報告》提出,積極擴大有效投資。

劉立峰認為,當前我國仍然需要發揮投資的關鍵作用,但前提必須是高質量的有效投資。潘建成提醒,在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深入推進的當下,投資不能穿新鞋走老路,過分追求規模和速度,而要強調有效供給、精準供給,全社會投資特別是政府投資要加強可行性研究,完善投資決策機制,盡量避免重復、盲目和低水平投資。

“很多投資出現的問題,都跟沒有處理好短期和長期之間的關系密切相關。”劉立峰說,有效投資要處理好這對關系,從目標指向來看,短期穩增長是第一位的,長期來看,促改革、調結構、惠民生、防風險同樣重要,要加快改革和創新的步伐,推進經濟社會可持續發展。

新形勢下,投資如何更精準有效?

機制上,核心是要更好處理政府和市場的關系,真正發揮市場機制在投資過程中的決定性作用,同時更好發揮政府作用。

投資的過程,也是配置資源要素的過程。“要盡可能多地運用市場機制來主導投資過程,從而切實提高投資效率。”潘建成表示,政府要堅守邊界,市場機制能充分發揮作用的投資領域,政府都要“冷靜地向后退一退”。

“即使是很多政府主導投資的公共基礎設施、公共服務、民生工程等領域,也要更好發揮市場機制的作用。”劉立峰說,社會資本特別是民營資本具有創新性、職業性和靈活性優勢,促進公私合作投資,可以更好發揮市場機制的長處,更好保證項目在技術和經濟上的可行性,實現投向精準、質量提高。

投向上,核心要著眼補短板、增后勁,精準發力。“脫貧攻堅、農業、水利等都是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的短板,也是下一步政府擴大有效投資的重點領域。”劉立峰舉例,我國廣大貧困地區特別是集中連片特困地區交通等基礎設施仍然滯后,要盡快投資布局,促進互連互通,盡快突破脫貧瓶頸。

創新能力建設事關我國經濟行穩致遠的后勁。潘建成認為,下一步國家要加大科技人才培養、基礎研究、科技儲備等前瞻性投資,同時也要加快培育“不容忍山寨、寬容失敗”的創新文化培育,“軟硬投資雙管齊下,創新驅動才能更為強勁。”

產業投資方向上,潘建成建議重點研究消費升級趨勢和新技術革命發展趨勢。近年來,我國旅游、健康、養老等服務性消費快速增長,潛力很大,加大這些方向的投資,可以更好滿足人民群眾日益升級的需求。加大生物科技、“互聯網+”、新材料等領域的投資,可以充分享受新技術革命帶來的發展紅利。

哪些問題要注意?

防止PPP模式被異化、泛化應用,控制地方政府債務風險,民間投資仍需鞏固回升勢頭

精準擴大有效投資,需要解決的問題也不少,其中完善PPP模式、控制地方政府債務風險、更好激發民間投資活力等,都是繞不過去的坎。

各地在部署2017年重大項目投資計劃中,均提出要大力推廣PPP模式。去年底與年初相比,PPP項目落地的數量、投資規模都增長了4倍多。加速落地的同時,記者采訪發現,一些傾向性、苗頭性問題亟待解決。

防范PPP模式被泛化應用的風險。個別PPP項目企業只需提供資金,后續的施工、運營等都可以甩手不管;一些項目沒有穩定的現金流、沒有明晰的商業模式,也被推行PPP模式。

“即使在PPP應用最為成熟的英國,采用PPP模式的項目投資也只有公共項目的20%,并非所有的項目都適用PPP。”劉立峰提醒,需要綜合考慮采取PPP模式是否真正物有所值,政府中長期財力承受能力如何,以及項目對提升公共服務效率的作用,把握好PPP實施節奏,不能一哄而上。

防范PPP模式被異化應用的風險。一些地方以PPP之名行政府變相融資之實。去年6月底,國家審計署公布審計報告,抽查發現,四個省在基礎設施建設籌集的235.94億元資金中,不同程度存在政府對社會資本兜底回購、固化收益等承諾。而《政府投資基金暫行管理辦法》明確規定,政府不得回購其他出資人的投資本金,不得承諾最低收益。對此,財政部PPP中心主任焦小平介紹,財政部正在采取多項措施加以規范。

防范地方政府債務上升的風險。2015年新預算法生效,地方政府除了發行債券不能以其他任何方式舉債。為破解投資資金難題,一些地方采取了一系列應對措施,比如放松對地方政府融資平臺借款的部分限制,擴大PPP模式使用規模和適用范圍,設立產業引導基金等,但一些操作方式會使地方政府債務風險上升。

一位金融界人士告訴記者,表面上,地方政府通過融資平臺舉債行不通了,但實際上一些銀行、信托、基金等機構在借錢給地方融資平臺時,地方政府仍然出面為融資平臺出具擔保函、承諾函等,違規提供“服務”。一些地方PPP項目基金明股實債,以財政資金作為風險兜底的劣后資金,實質上這也是地方政府變相舉債。

民間投資仍需鞏固觸底回升的勢頭。民間投資約占全社會固定資產投資的六成,去年僅增長3.2%,較之前的兩位數增速回落不小,引發廣泛關注。為提振民企投資,黨中央、國務院高度重視,先后采取了一系列政策措施。

政策效應逐步顯現。去年8月之后,民間投資增速就開始止跌回穩,今年1—2月同比增長6.7%,增速創11個月新高。

劉立峰認為,2017年民間投資增長還可能波動,下一步要針對民間投資增長乏力背后的深層次原因,進一步推進改革,完善投資環境,加強產權和利益保護,放寬投資準入,拓展民企發展空間,用切實的行動讓民營企業家穩定預期,增強信心,促進民間投資持續增長。

上一篇:已是第一篇
下一篇:解讀兩會:政策“穩”字當頭
評分:

閱讀排行

郵編:100007  電話:010-64069066 010-64077884  E-mail:bjawe@vip.sina.com 協會微信公眾賬號:ibjawe
地址:北京市豐臺區西三環南路西局南街168號(豐順駕校院內)
版權所有:北京市女企業家協會
Powered by SiteServer CMS